“永無止境”的驚恐 ”Never-ending“ Terrors

許多時候, 當你認為自己快要走出隧道時,另一個更長更暗的隧道卻就在你面前! 但感謝上帝; 不管隧道有多長有多黑,作為基督徒,我們仍然可以肯定,隧道的盡頭不僅有光,還有“永遠不會離開我們,也不會拋棄我們”的上帝親自帶領我們穿過隧道! [第 1 天 6 月 15 日星期三:長隧道前的平靜] 6月15日星期三,我去醫院做了TURP手術,以治療我前列腺腫大的問題。 手術本身進行得很順利,令我驚訝的是手術後沒有疼痛。 TURP 通常是門診手術,但醫生卻讓我選擇過夜以確保一切正常。 第二天早上我出院了,一切似乎都很順利。 [第 2 天 6 月 16 日星期四:第一條長隧道] 但是在我回到家後不久,前列腺開始流血,我又衝回了急診室。 然而,這一次,急診室很忙,等待醫生和護士的時間比我上次到急診室時要長。 它還開始了長達 15 小時的劇烈痙攣和流血的折磨,導致我不斷地痛苦地喊叫。 [第 3 天 6 月 17 日星期五:第一條隧道盡頭的亮光] 感謝上帝,午夜時分(12:30 am)救援終於到來:我的醫生做了緊急手術來止住我的前列腺出血 (這出血可能是由於他的“好意”行動,即在 TURP 手術後的第二天早上就取出我的導尿管。) 當我早上 5 點被推回病房時,我鬆了一口氣,出血的問題終於解決了! [第二條隧道] 然而,我前面還有另一條隧道。 由於我的前列腺出血 15 小時,我的血壓已經低到危險的地步,經過了一整天的輸血後,最後在凌晨 1 點,我的血細胞數和血壓終於恢復到正常範圍內。 [第三條隧道] 然而還有一條更暗的隧道在等著我:就在我的血壓恢復正常後,我經歷了幾次胸痛和其他表明潛在心血管問題的症狀。 早在三月份,當我在土耳其的一個考古遺址爬山時,我也經歷過類似的胸痛。 醫生告訴我心臟問題不能輕忽,既然我已經在醫院了,是好機會徹底檢查。 [第Continue reading ““永無止境”的驚恐 ”Never-ending“ Terrors”

我和父親的旅程 My Journey with My Father

我的父親是一名小學教師,也是訓導主任。當他在學校集會上喊“立正”時,全校學生沒人敢亂動. 從小父母常吵架,媽常抱怨我父親不會當父親,我父親就理直氣壯的回答:“我當然不會,因我六歲時父親就過世了”。且因為我的祖母原是使女,所以當我祖父去世後,父親就受大房的當家大哥欺凌,雖然是祖父是大戶人家,但卻不供應父親的學費,所以他去讀免費的師範學校. 作為一個小學老師的收入養育四個孩子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放學後,我父親忙著幫學生在我家補習。因此我們之間沒有太多的時間對話。我記得和父親常有的兩個對話。第一個是他叫我“去買煙”。由於生活的壓力,他的煙癮很大,這常常是他與我母親爭吵的導火線。我知道在哪裡購買以及什麼樣的香煙 – 長壽煙。我們的第二個談話是他叫我“去買藥”,當他和我媽媽吵架時,他常會偏頭痛,我也知道在哪裡買什麼藥。當我上大學給家裡打電話的時候,如果是他接,他會馬上把電話傳給我媽媽。我們的關係似乎只有好像朱自清的著名散文作品《背影 》- 背對背。 後來,當我去美國讀研究生,結婚並有了自己的家庭後,我努力嘗試與父親建立更緊密的聯繫。第一次我父母來美國看望我是一個非常不好的經驗,那時我們已有一個嬰兒且只住在一個單人房的公寓裡。但我很感謝我的妻子仍然非常歡迎我的父母來。 後來,我們搬進了自己的家,更寬敞,環境也更適合接待我的父母。 此後八年的每個夏天,他們都會在暑假期間和我們住在一起,我請父親為我的年幼女兒們辦“夏令營”,因為他是一名老師。 我從沒見過他這麼開心; 回到家看到父親與女兒們如此愉快地互動,對我來說是最有意義和最美麗的畫面。 他教他們中國書法、中國象棋、繪畫,以及如何玩一些紙牌遊戲。 他會故意“欺騙”他們,逗他們笑。 我和父親的關係慢慢有所改善。 我會請他分享他的童年故事,將我的孩子無法理解的部分翻譯成英文。 我開始了解我的父親我們也開始轉向 – 面對面。 第一次,我開始認識到他在生活中所經歷的掙扎,了解到他是如何成為一名基督徒的。 雖然他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教會,但他把畢生精力都放在了撫養四個孩子上,甚至放棄了自己寶貴的少量退休金,讓哥哥來美國讀書。 2004年,我組織了一次全家團聚,邀請我的父母、兩個姐姐和哥哥全家在我紐約的家中團聚。 我們四兄弟姐妹秘密計劃全家團在家庭崇拜時要對我們小時候受的氣向我們的父親“討回公道 – 多麼狡猾的基督徒方式! 上帝卻驚人地介入了。 當時我的教會還在酒店裡做禮拜,每個星期天我都需要幫忙把設備推回庫房。全家團聚前的那個週日,當我要把活動書櫃推回庫房時,發現一本書沒放好,當我一拿起書時震驚地看到書名——“尊榮父母,帶來祝福”。我把它帶回去讀,聖靈刺穿了我的心,讓我向神痛哭悔改。上帝告訴我,我應該尊榮我的父親,只因他是我的父親! 如果我不這樣做,那我就錯了。 我馬上打電話給我的兄弟姐妹改變計劃。書中談到雅各祝福他的孩子,所以我請我父親看看他可否為他的四個孩子祝福並寫下來,當時我的父母已提早到了我家。令我驚訝的是,他非常高興地接受了這個請求。雖然他是基督徒,但和大多數的基督徒父親一樣,他在家很少談論屬靈的話題。幾天后,我注意到我書房裡的聖經和有關禱告的書籍不見了。我母親告訴我,我的父親準備到凌晨 1 , 2 點。家庭崇拜終於到了,我父親拿出他辛勤準備的禱告文為我們四個人祈禱。在我的生活中,我從來沒有夢想過有這麼一天。這對我的家人來說是一次屬靈上的轉捩點。從那以後我每次打回台灣他都會用英文直接回答(他知道我什麼時候打)——“My Good Son 我的好兒子”。父親的祝福對孩子來說是最大的肯定。這讓我想起我們的天父有幾次公開的對耶穌說:“你是我的愛子。” 一年夏天,我為我們英文堂的年輕人和父母組織了一次家庭退修會。 我也特別邀我父母參加, 令我驚訝的是,退修會場地的主人和我上同一所小學,她認出了我的父親,熱情地接待父親令他非常高興。 每場我把講員英語的信息翻譯給我的父母。 當我們回到家時,我父親對我說:“現在我知道你在為家庭所做的事工以及你所做事情背後的原因!” 對一個人來說,沒有比他的父親了解他的心更大的回報了! 又是一個夏天,我父母來看望我,有一次我父親在屋外人行道邊抽煙。 看到他一個人,我藉此機會湊進他的二手煙與他交談。 我鼓起勇氣問他:“爸爸,你有沒有想過要戒菸?” 那一刻,我感到父親對我敞開心扉,回答說:“兒子,我在很多場合都決定要戒菸,但每次你媽媽都惹我生氣,我就心煩意亂,又開始抽煙。 !” 但是在那次談話之後的那個冬天,我父親開始咳嗽,結果最終奇蹟般地戒掉了整整 50 年的煙癮! 讚美歸於上帝! 我們越來越接近“心連心”的聯繫。 當他們年紀漸長後,輪到我們飛回去台灣看望他們。2013年我計劃在我的母會尊榮他,讓弟兄姐妹知道他的兒子在美國當牧師。所以我聯繫了我母會,看看我在台灣宣教後是否可以帶我的年輕人到教會分享。在我知道結果之前,我父親打電話給我說主任牧師對他說我暑假要來分享,他很興奮。但後來由於某些原因計畫有改變,我從未見過他如此沮喪並為我而戰。他聯繫了一位認識我家人的長老為我“遊說”。最後,我當天用台語講道兩次,一次在國語堂講道。我父母三次起立被介紹。我感謝上帝讓我有寶貴的機會在父親一生的教會中受到尊榮。 那天晚上,在我父母家(也是我兒時的家)待了一段時間後,我和父親一起走向短宣隊和我住的地方。 父親很高興,就好像我們剛剛打完一場美好的仗似的。Continue reading “我和父親的旅程 My Journey with My Father”

敬畏耶和華的母親 A Mother Who Fears the Lord

敬畏耶和華的母親 在基督教家庭長大,我習慣於參加每週日的禮拜,但在我七年級時,我問媽媽我是否可以不去禮拜,因為下週我有一個重要的考試。母親毫不猶豫地回答說:“‘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 (箴言9:10)從那時起,我不僅知道沒有理由不參加主日崇拜,而且我也知道,對我母親來說,上帝比任何人或任何事都重要。 後來在我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我的微積分課程“當”了,需要在夏天重新暑修。這給我的家人帶來了額外的開支,我感覺很糟糕,因為錢已經很緊張了。然而,當暑期課程結束時,當我告訴媽媽我在班上獲得了最高分時,媽媽笑著對我說:“哇,你是‘敗部冠軍’!” 我母親對她孩子結婚的唯一標準就是須嫁娶給一個基督徒。甚至在與我的準妻子見面之前,我的母親就批准了我們的婚姻,因為我的姐姐 (當時和我一起在美國) 向我母親證實,她未來的兒媳是一個敬虔的基督徒。 多年後的2007年,帶著四個孩子,在計算機領域享有穩定的職業生涯時,我領受上帝的呼召離開我的職場,準備進入全職服事。我的主要禱告之一是我能得到媽媽的祝福,但這似乎很難,因為以後我可能無法像以前那樣每個月給父母寄錢了。我全家第一次 (需要六張機票) 飛回台灣過年,並當面向她提出了這個想法。她回復我的第一句話是:“……那你以後就不用再寄錢回家了!”,她的第二句話是:“你為上帝工作,所以“老闆”永遠不會開除你!”,她的第三句話是:“你尊重我 (在決定之前徵求同意),所以上帝會尊重你!”。後來,當我在神學院的歲月裡,遇到了非常困難的情況時,是我的母親不斷地鼓勵我要堅強走下去,不要因撒旦的謊言而落入灰心的陷阱。 我的母親只接受過中學教育,因為她要為她的六個弟弟妹妹提供經濟來源。然而,儘管她沒有受過高等教育,但在我進入服事後,我的母親每週都會認真閱讀我們家鄉教會週刊中的講道筆記,然後將週刊匯集後從台灣郵寄到美國給我,並在關鍵句子下劃線並註解提醒我可用在準備講章。 我住在遙遠的美國,很不容易回台見她,所以她總是提醒我,不需要“趕回來”去看她最後一面,因為無論如何我們都會在天家見面。非常感謝上帝,2020年10月在台灣疫情期間,我能夠及時完成規定的15天隔離,在母親完成她在地上的旅程之前並還清醒時、知道我回到了她身邊。 “豔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唯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 (箴言31:30) 我永遠感激我有一位母親是“敬畏耶和華的婦女”! A Mother Who Fears the Lord Growing up in a Christian home, I was used to attending Sunday worship as a routine, but one Sunday when I was in the 7th grade, I asked my mother if I couldContinue reading “敬畏耶和華的母親 A Mother Who Fears the Lord”

接踵而來的“驚恐” My Ongoing “Sudden Terror”

接踵而來的“驚恐” 是的,我在5月3日星期二又去了急診室!那天早上醒來,我發現我的左臉麻木了;我首先想到的是我中風了嗎?我和妻子趕到急診室,就在9週前,我已經連續去了3次 (詳見文章《忽然來的驚恐 A Sudden Terror》), 5週前在土耳其也去了1次 (詳見文章《我的“半個”土耳其之旅 My “Half” Turkiye Trip》)。和以前一樣,醫務人員非常專業和人性化的應對:我立即入院,甚至在換衣服之前就進行了CT掃描。感謝主,診斷不是中風,而是暫時的病症叫貝爾麻痺症 (Bell’s Palsy:面癱)。我帶著處方被送回家了,上帝也提供了一個為我做針灸的弟兄。 複診時,幽默風趣的專科醫生叫我看喜劇多笑,以鍛煉面部肌肉; 我告訴他我現在已經在看了! 他要我放心,情況是良性的,幾個月內會自行康復。 這似乎是我過去幾個月所經歷的又一次挫折。但我只能繼續相信上帝是美好的,並且“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傳道書3:11) 有趣的是,每次我分享我的“新”病情時,總是有很多人告訴我他們以前患過同樣的病!這給了我一些安慰,但對我來說,挑戰是“接踵而來的驚恐”。 事實上,吹號者事工的誕生是由於我雙眼視網膜脫離的結果,為此我在2016年進行了4次手術,在2019年進行了2次手術 (詳見文章《生命的旋律:曾經瞎眼 今得看見》)。所以我了解到疾病有時可以成為上帝前進的標誌。 對吹號者事工的整體反應超出了我的想像,這真是上帝的恩典。這種反應越來越強烈,因為無論我走到哪裡,我都看到和聽到許多家庭都經歷過同樣的問題:他們的孩子,從小在教會長大,後來卻離開了信仰 (或許從未接受信仰)。我祈求越來越多的教會和父母能夠認識到:我們自己的孩子是最重要但最被忽視的宣教工場,而單靠兒童主日學和青年小組聚會本身並不足夠裝備我們的孩子來面對今天 (甚至昨天) 的挑戰。如果大使命是教會的主要焦點,那我們需要更多投入搶救下一代的戰場。 一個士兵上戰場,就有失去生命或受傷的危險,所以我的病可能只是在戰場上受的傷。等傷好了再奔赴戰場,即使傷沒好我們仍能繼續前進;當貝爾麻痺症影響我說話時,我仍然可以用手寫作。我也感到鼓舞,因無論我走到哪裡,我看到越來越多的父母挺身而出為自己的孩子而戰。我很高興也很榮幸終於能上戰場即使受傷,而不是繼續在自己的舒適區。 保羅為了福音而經歷了許多患難,但他並沒有喪膽。相反,他每次反彈時都會變得更加強大,因為在他裡面有一“寶貝”:上帝“莫大的能力”!這是保羅儘管遇到許多的障礙仍能繼續前進的秘訣。就像兒童的不倒翁玩具在被擊倒後總是能反彈因為底部很重,同樣我們基督徒也應該“反彈”,因有上帝“莫大的能力”為底部。是的,“我們處處受困” (被擊倒),“卻不被捆住” (反彈),“困惑” (被擊倒),“但沒有被絕望” (反彈),“遭受迫害” (被擊倒),“卻不被撇棄” (反彈),“擊倒在地” (被擊倒),“卻不致滅亡” (反彈)。當每次遭受苦難或被擊倒的時候讓我們與耶穌同死,但藉著上帝“莫大的能力”將使我們反彈,“使耶穌的生也在我們身上顯明”。有時我們好像被擊倒,但我們終將“反彈”,“為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 My Ongoing “Sudden Terror” Yes, I went to the ER again on Tuesday, May 3rd! Upon waking up that morning, IContinue reading “接踵而來的“驚恐” My Ongoing “Sudden Terror””

忽然來的驚恐 A Sudden Terror

English Version Follows 在箴言第3章第25節中,上帝的話語告誡我們“忽然來的驚恐,你不要害怕”。 儘管如此,有時我們仍會感到措手不及。2022年3月9日星期三凌晨3點左右,我醒來上廁所,排尿時非常疼痛。看到大量鮮血,我也很震驚。這在早上7點再次發生,所以我和我的妻子趕往急診室;幸好我馬上就被就診了。經過一些治療,出血似乎得到了控制。我們回家了,但問題一次又一次地出現,以至於在24小時內我去了3次急診室。我第三次懇求醫務人員在出血問題沒有解決之前不要送我回家。 我必須說,我一生中從未經歷過如此巨大的身體痛苦。當頻繁而劇烈的“膀胱痙攣”臨到我身上時,我只能向上帝呼喊,向護士大喊,不惜一切代價讓我解脫。我突然對聖經以賽亞書第53章第4到5節有了更密切和深刻的理解: 4 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5 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經過三天看似永無止境的痛苦,在醫護人員努力止血的同時,醫生們在前列腺表面進行了電灼,也就是問題所在的位置,最終止住了血。我永遠無法對醫院所有醫務人員的專業精神和真誠關懷表示足夠的感謝。讚美上帝的供應! 在我住院期間,我體會到特別的強烈印象,即工作人員——醫生、醫師助理、護士和其他人——來自不同的種族和民族。工作人員要么來自烏茲別克斯坦、緬甸、海地、牙買加、中國、西班牙語國家、歐洲國家等地。在非常困難的情況下,我經歷了最美好的種族和諧。各種語言和口音的混合聲音傳入我的耳中。 我住院的另一個”美好回憶“:連續兩個晚上,我旁邊床上的“鄰居”(來自哥斯達黎加)從未停止過製造噪音:他的電視也24 小時開著,聲音很大而且不停與朋友和親戚打電話。護士知道情況,還給我帶了一副耳塞!然而,他出院後,我發現我真的“懷念”他給房間帶來的興奮和歡快的氣氛。 我感謝有機會認識這麼多平凡的英雄,他們都以認真快樂的態度努力工作,在身體上照顧他人,同時也為自己的家庭提供經濟支持。一位上夜班照顧我的牙買加護士告訴我,她每天上夜班後回家,睡三個小時,然後去學校接她八年級的兒子和六年級的女兒放學他們可以避免在校車上的霸凌和整體負面環境。(我很高興能夠與她分享我的事工是幫助家庭進行在家教育並鼓勵她尋找當地的教會。她非常感興趣並感謝我們的討論。) 我永遠無法對我的家人和基督徒兄弟姐妹表達足夠的感激之情!我的妻子一直陪伴著我;她還處理了我通常會處理的汽車問題。(例如,有一次,探視時間結束後,汽車啟動器不工作,需要拖車。)我真的蒙了耶和華的極大恩惠。(箴言18:22)我的孩子們還整理了一張巨大的卡片,裡面有我可以隨時從床上看到的照片。我知道很多人在為我祈禱。我只能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詩篇8:4) 是的,“忽然來的驚恐,你不要害怕…因為耶和華是你的倚靠,他必保護你的腳不陷入羅網”。讚美神! In Proverbs 3:25, we are admonished by God’s Word that we should “…not be afraid of a sudden terror.” Nevertheless, sometimes we may still feel caught off guard. At approximately 3 am on Wed., March 9, 2022, I awokeContinue reading “忽然來的驚恐 A Sudden Terror”